前程在线考试网-英语四六级|国家公务员考试|报考资讯|招生简章
菜单导航

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 前程在线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7:57:22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往期回顾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A股造假“四大金刚”出炉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邓雅蔓 | 北京报道 《 中国经济周刊 》()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9期)

瑞幸不止一个。

5月9日,证监会公布2019年证监稽查的20起典型违法案例,一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操纵市场的情况随之被曝光,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下限。

这一类公司往往有相似的造假思路:通过虚增经营利润、虚增资产规模和夸大商业模式,达到“美化”财务或掩盖财务问题的目的。从去年至今年4月24日,已有22家上市企业因严重财务造假被立案调查,向公安机关移送财务造假涉嫌犯罪案件6起。

名单还在不断翻新。4月24日—5月10日,上交所和深交所相继对数十家财务表现异常企业发布了关注函和问询函,要求尽快回应。

此外,随着新《证券法》的施行,证监会整治财务造假的力度在不断加强,预计愈来愈多的财务造假企业会被“扼杀”在早期阶段。2019年6月—2020年4月,有12家IPO企业因财务问题被公开出具警示函,倒在上市关口上。

这些企业有着哪些共同之处?哪一家的性质最为严重、手段至为恶劣?

“四大金刚”家家“媲美”瑞幸?

几乎每个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事件爆发背后,都潜藏着两点:利益驱使与监管缺位。在被立案调查的上市企业中,有4家被证监会公开点名。

其中,索菱股份被指财务造假周期长和涉案金额大,因其2016至2018年连续3年虚构海外业务、伪造回款单据,从而虚增巨额利润;藏格控股被指造假手段隐蔽、复杂,因其在2017年7月至2018年串通上百家客户,利用大宗商品贸易的特殊性实施造假;龙力生物被指财务系统性造假突出,因其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为虚增公司利润,定期通过删改财务核算账套实施造假;东方金钰被指主观恶性明显,因其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以全资孙公司为平台,虚构翡翠原石购销业务,通过造假方式实现业绩目标。

4家企业的造假手段不同,但都涉及到共同的一点:虚增经营利润。

索菱股份的直接涉案金额最大,达到8.5亿元,虚增利润分别达到2016—2018年度实际利润的344.78%、208.13%和63.01%。《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其中有5个亿的资金来自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和霍尔果斯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索菱股份的主要敛资手法是,通过其全资子公司的身份签署《国内保理业务合同》,把商业保理公司的巨额借款偷偷纳入手中,但又不披露该借款事项,用来“粉饰”业务收益。

对此,深交所对索菱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肖行亦采取了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并对相应主管实施了最高金额60万元的处罚。

藏格控股虚增利润金额低于索菱股份,为6.06亿元,但其造假花样更多,且并不是首次被证监会点名。

曾经的“青海首富”肖永明就倒在这家企业上。2016年,肖永明凭借265亿元的身家排至胡润百富榜第64名,他的手上持有国内第二大氯化钾生产企业,是青海省30家重点企业之一。

在钾肥行业取得成功后,肖永明又盯上了铜矿,前后投入151亿元收购巨龙铜矿的股权。2017年,原“金谷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企业主体正式变更为“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藏格控股完成上市,以铜矿业务为主营业务。

2019年4月,藏格控股在公告中披露,大股东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达25亿元;同月,肖永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并被出具限制消费令。2019年6月,藏格控股因涉嫌违规信披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最终肖永明被解除法人代表职务,还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离开肖永明后,藏格控股并没有消停下来。虚增利润只是其造假手段之一,这家自带“首富”光环的企业还通过开展虚假贸易的方式,两年时间内虚增预付账款达到5.22亿元,并且未按规定披露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事项,使得非经营性占用资金高达22.14亿元,使得公司资产出现虚增现象。

藏格控股的巨额资金违规占用有何用意,还需要进一步观察。4月30日,藏格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截至2019年12月31日,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余额5.76亿元,深交所要求说明预计解决该违规占用资金的期限和解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