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在线考试网-英语四六级|国家公务员考试|报考资讯|招生简章
菜单导航

康尼机电财务造假案落幕 带你通盘“学习”操作手法如何闭环

作者: 前程在线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09日 19:19:56

  典型的“关联方非关联化”造假。伪造销售合同、私刻客户萝卜章、关联公司注销时暗度陈仓、客户疑似关联方等等,处罚书称无证据表明当事人中的其他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在上述事项中尽到勤勉尽责的法定义务。

  ”

  风云君曾在2018年8月、2019年7月给大伙讲述了康尼机电(603111.SH)高溢价跨界收购龙昕科技、事后商誉暴雷、上市公司自曝龙昕科技实控人廖良茂违规的狗血故事,并对龙昕科技可能通过潜在关联方进行财务造假提出了质疑。

  如今,距2018年8月证监会对康尼机电启动立案调查已超过1年半,龙昕科技造假一案终于尘埃落定。今年5月13日,康尼机电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龙昕科技和康尼机电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风云君搜索后发现,大部分媒体关于龙昕科技造假一案的报道基本都集中在处罚结果解读和未来追偿上,未曾深入分析龙昕科技究竟如何达成造假。

  风云君索性撸起袖子,自己来写一篇关于龙昕科技专业造假手法的复盘,给康尼机电的狗血收购系列故事一个ending,让大家见识一下龙昕科技是如何厚脸皮造假的。

  一、造假的两大必备条件

  总地来看,龙昕科技的造假手法完全可以用七个字概括——“关联方”+“信披违规”。前者不是什么新鲜手法,但结合后者无疑大大地增强了前者的隐蔽性。接下来风云君将逐一解释。

  简单地说,龙昕科技董事长、总经理廖良茂在2015~2017年间(龙昕科技被收购及2017年年报期间)指使他人通过虚增收入,并向关联方虚构相关原料采购,配合收入造假形成看似合理的交易闭环。

  同时,也通过关联方完成表面上从供应商→龙昕科技→客户的资金流转。但实际上,这些虚构交易的真实资金流更多地是在龙昕科技和(潜在)关联方之间空转。

  当然,为增强隐蔽性,明面上龙昕科技可能不会直接自己的关联方“采购”,而是通过供应商中的潜在关联方进行,这是典型的“关联方非关联化”手法。

  (康尼机电造假手法示意图,龙昕科技关联方全称将在下文提及,市值风云整理)

  风云君研报看得多的老铁不难看出,要实现上面的造假,两个条件必不可少:

  1、伪造交易往来的巨额资金;

  2、和龙昕科技互相“打掩护”的关联方。

  二、“周转钱”从何来?

  造假资金的来源很好追寻,毕竟真金白银从来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风云君曾经统计过,从已知信息看,截至2017年末廖良茂四处用龙昕科技名义违规担保、通过各种民间借贷换回来的“周转钱”至少有5.05亿元。

  这里的“周转钱”包括了2017年9月,廖良茂用一笔3.045亿元的银行定期存单为深圳市鑫联科贸易有限公司提供了违规担保。2018年2~3月,廖良茂再次故技重施,借款3.64亿元。

  根据时间点能大致看出,越到后面廖良茂借款的缺口似乎越大。这么大的资金量,要想不走漏一点风声,难度其实很高。2018年6月,康尼机电突然披露廖良茂和龙昕科技的违规担保事项。

  三、具体操作指南:关联方&信披违规

  (一)关联方的“合作”

  造假的关联方,据《处罚通知书》透露,主要指的是由龙昕科技实控人、董事长廖良茂控制的东莞市龙冠真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冠真空”)和东莞市德誉隆真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誉隆”)。

  经调查,2015年~2017年龙昕科技通过向客户虚开增值税发票、未开票确认收入的方式在正常业务的基础上累计虚增收入9亿元,虚增收入占比逐年扩大。其中,2015年~2017年6月(并购期间)虚增收入5.47亿元。

  比如,龙昕科技与A客户实际签订了1亿元销售合同,同时伪造了2亿元的销售合同,虚增部分的应收账款回款由龙昕科技关联方(含潜在关联方)以客户名义支付。

  为了让虚增的1亿元交易更为“合理”,龙昕科技煞费苦心地根据毛利率倒算出“应有的”采购金额,以关联方(含潜在关联方)的名义“执行”关联采购。正是通过这种真真假假混合的销售及采购,龙昕科技的造假具有很强的迷惑性。

  而与虚增销售收入、关联采购相关的合同、入库单等单据,均由龙昕科技财务部集体伪造。伪造手段包括模仿签字、私刻客户的公章、财务专用章等萝卜章等。俨然一个专业的造假团队……

  带头实际执行的,正是龙昕科技的财务负责人曾祥洋,他也是康尼机电收购龙昕科技的交易对方和业绩承诺方之一,与廖良茂存在一致的利益诉求。

  (二)花式信披违规